当前位置:首页 » 党群站点 » 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» 宣传教育

【我的2016】—与爱同行

发布时间:2017-06-22作者:杜琳来源:本站原创 ,浏览:字体[ ]

       细细思来,已有四、五年光景未回家与父母过年了,一来是春节假期太短,中间还有值班督查任务;二来是嫁为人妇,所谓嫁鸡随鸡,每年也就随夫去了夫家。每每快到春节放假,父母都会打电话过来问春节安排,我总说回公婆家呆几天,单位再值几天班,父母听后也只说那是应该的。我从没细想电话那头他们的感受,回想来他们也是有失落的。所幸小弟每年携妻带子回去与父母团聚,无形中减少了我的压力。

      2016年终于成行回老家与父母过年,父亲与他的亲家通电话时说着抱歉与感激之类的话,脸上却洋溢着幸福。接着是扫荡式地购物,水果、小吃、各种饮料……把储物间堆得像座小山。父母乐此不疲,我们却不以为然,甚至在父亲为我们夹满满一碗菜、刚吃完饭又递水果时,被他过度的热情所累,悄悄里躲避着。

   以后的几天各种拜年访友,加上父母还有生意需要打理,待到晚上聚一起,又疲惫至极,没说上几句睡意袭来,于是各回各房休息去了,待到返程时,才惊觉时间的匆匆,又似还有许多家常没有和父母拉,虽觉歉意,因着返程路远,来不及感伤,转而投入到整理行李中。

    父母比我们更忙,清早起来就给我们各小家杀鸡杀鸭,又到菜地扯上一大捆萝卜、白菜,连储物间里剩下的年货也不放过,我们百般推脱,父母自是不肯,只能由着他们,直到把两台车的后备箱装满。准备出发时,父亲用手拍着脑袋:还有自家的土鸡蛋忘拿了。说完匆匆往后院跑去。原本需要的不需要的装的太多,花费了不少时间就已经有点恼了,父亲这一弄,我们更恼,怕他费更多时,我带着愠怒跟到后院鸡棚,此时父亲已经把平常蓄的鸡蛋放在了桶子里,约摸有六、七十个,父亲还不满意,坚持要进鸡棚看还有没有新下的蛋,我怮不过,只好说那我去捡,父亲却说:“不打紧,别把你衣服、鞋子弄脏了。”说完小心的揭开铁丝网,先抬右脚跨过挡墙,又用手撑着,跟着左脚有些吃力的跨过,把一群鸡吓得咯咯直叫,父亲弯腰从鸡窝里捡起四个鸡蛋,又用手擦了擦,朝着我呵呵直笑,那神情,竟有孩童般纯真。我接过鸡蛋,父亲又原动作返回,出来时身上沾了许多灰,稀疏的白发上还粘着蜘蛛丝,父亲在一块砖上蹭掉沾在鞋底的鸡屎。我的愠怒早已不见,替父亲扯掉蜘蛛丝,又用手轻拍着他衣服背上的灰,父亲的背略微弯曲,那个一直让我们骄傲、让我们依靠的父亲开始变老。我的鼻子酸了起来,为我不能体谅父母的爱而羞愧。

    临行时,父母又百般交代,无非是路上小心、开车慢点、到了打个电话、好好工作之类的,实际我们都已为人父母难不成照顾不了自己,却想着可怜天下父母心,只好一一应允,父母又跟孙子、外孙说着好好学习、常回家看看之类,眼里已然被水气遮住。  

    车终是启动,年过花甲的父母跟在车后挥手,神情落寞。泪早已湿了我眼。走了一段,手机滴滴响起,打开,是父亲发来的信息:儿(父亲对我们一直统称为儿),回家一聚,使我们倍感幸福,然时光短暂,你们一走,帐然若失,多希望你们能多留一天,但你们都说忙,也是真的忙,我们理解,你说要回单位开展督查,大新年的,不是原则问题,提醒教育就好,硬是性质恶劣的,另当别论。你是个外地人,纪检监察干部干的又是得罪人的事,切记要张弛有度、谨言慎行、干干净净,只有自身过硬了,才能挺直腰杆去监督别人,千万不要让别人有辫子可抓……

    泪水再次模糊了我的双眼,父母的爱与叮嘱伴着我一路前行。